当前位置:竞彩必发交易-人人小站 > 绕开大路数字谜

绕开大路数字谜

发布时间:2019年1月9日6时52分30秒

2018债基成避风港:九成产品上涨鹏华工银笑逐颜开_新浪财经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财经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基金>2018基金年度大盘点>正文行情股吧新闻外汇新三板2018债基成避风港:九成产品上涨鹏华工银笑逐颜开2018债基成避风港:九成产品上涨鹏华工银笑逐颜开2019年01月03日08:12新浪财经综合新浪财经APP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腾讯QQQQ空间  2018债基成避风港:九成产品上涨鹏华工银笑逐颜开  来源:中国经济网  记者李荣康博  2018年对于债券型基金来说,可谓是丰收的一年,虽然在年初时个别公司的兑付危机重创了个别债基,但总的来看,债券型基金的业绩还是非常优异的。

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各类基金中债券型基金平均收益率最高,为4.16%,在两千多只债券型基金中,全年业绩为负的债基数量占比仅有一成,这与大多数权益类产品都出现亏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抛去净值异动的债基之外,2018年有22只债券型基金的涨幅超过了10%,其中纯债基金的涨幅相对靠前,代表者为鹏华丰融(000345),该基金2018年全年以15.94%的收益率位居债基涨幅榜首位。

有好就有差,在为数不多的亏损债基中,跌幅超10%的也达到了25只,不过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年初踩雷的债基或持有转债较多的基金,比如富安达增强收益C(710302)、金信民旺C(004402)等。

  九成债基全年正收益鹏华、工银瑞信旗下产品领涨  2018年以来,受通货膨胀和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影响,A股市场整体表现低迷,导致权益类基金损失惨重,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

与此同时,债券市场却走出了一波结构性行情,相比于高风险的股票型基金,债券型基金以其收益稳定、风险较低的优势受到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在持券市值增长和各路资金的追捧下,债券型基金获得“大丰收”。

  相比其他各类基金来说,债券型基金成为当之无愧的避风港,2018年债基平均收益率高达4.16%,赚钱效应明显,成为弱市行情下的一匹黑马。

根据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在两千多只债券型基金中,九成产品取得正收益,其中,涨幅超过10%的有22只,鹏华丰融以15.94%的收益率夺得2018年债券型基金涨幅榜冠军。

  鹏华丰融成立于2013年11月19日,自成立以来其业绩表现一直比较优秀,该基金的净值走势呈现一路上涨趋势,截至12月28日,其累计单位净值为1.4910元。

从阶段涨幅来看,该基金近3年、近2年、近1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分别为25.97%、22.61%、16.89%、12.46%,均大幅跑赢沪深300及同类平均水平,四分位排名优秀。

  三季报显示,在债券的配置上,鹏华丰融以中高等级信用债为主,从而使得组合净值在三季度债市上涨的情况下表现较好,并且在7月上旬抓住时机适当加仓中高等级信用债债券,使得净值表现相对较佳。

其前五大重仓债券分别为18国开、16磁湖01、13津广、14新余、18万盛02。

  除此之外,工银瑞信瑞丰定开以13.61%的涨幅排名第二位,而且该基金规模高达47.32亿元。

从2016年4月22日成立至今,该基金始终保持着稳步上涨态势,截止12月28日收盘,其累计涨幅为14.29%,累计单位净值为1.1429元。

  三季报显示,该基金的前五大持仓债券为15深业、15川发、15陕延、18电投06、17金融,而回顾2018年上半年,工银瑞信瑞丰定开也基本维持中等久期,同时增加高票息信用债券持仓,从而提高了组合的静态收益率。

  基金经理李娜虽然累计任职时间仅有1年多,但其曾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担任交易员。

2016年加入工银瑞信基金公司,现任固定收益部基金经理。

在其目前管理的10只债券型基金中,多数的任职回报都高于同类产品均值。

  中国经济网记者注意到,在涨幅靠前的债券型基金中,又以纯债基金的表现最为亮眼,这主要得益于债市行情。

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8日,951只中长期纯债基金(不同份额分开计算)今年以来的平均收益率为6.15%,其中超过97%的基金皆取得正收益;同时,15只短债基金今年以来的平均收益率为5.17%。

  业内人士指出,今年债市走强的主要驱动力还是来源于经济基本面。

一方面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截至今年第三季度,名义GDP已连续四个季度走低;另一方面,海外不确定性上升,加大了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这都对债市走强形成了支撑。

  受债基平均收益一路向上影响,债券基金规模急速扩大。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公募基金规模增长至13.43万亿元,10月单月净增加约700亿元。

其中,债券基金作出了重要贡献。

截至10月底,债券型基金资产净值为1.98万亿元,再算上近两月以来新成立的62只债券型基金,目前债券基金的总规模已经突破2万亿大关。

  转债跌幅靠前富安达、前海开源等跌幅较大  尽管债券型基金今年业绩表现十分亮眼,但仍然有一成产品没能取得正收益,有25只基金跌幅超过10%,3只基金跌幅超过20%,最高跌幅为25.53%。

这其中个别债基是因为年初踩雷的影响,但更多的是对可转债及股票资产的配置拖累了业绩表现。

  在跌幅超过10%的产品中,富安达增强收益C(710302)的表现一贯不佳。

该基金成立于2012年7月25日,其近3年、近2年、近1年及近半年的阶段涨幅分别为-34.02%、-16.02%、-11.79%、-4.00%,而同时期同类型基金的平均业绩均为正收益。

  从净值走势来看,富安达增强收益C在成立之后的两年时间内净值无明显起色,直到2014年下半年开始上涨,并于2015年牛市时期达到峰值,当时其累计单位净值一度超过1.8元。

不过,随着2015年6月股市陷入普跌,该基金的净值迅速回撤,之后也一直处于震荡下跌状态,截至2018年末,其累计单位净值仅余0.9681元。

  富安达绕开大路数字谜增强收益C成立之初的基金规模为4.02亿元,但自2013年初其净值跌破1亿元之后,便再也没恢复到1亿元之上。

2013年二季度至今,该基金的规模长期徘徊在0.5亿元之下,截至2018年末,其规模仅余0.28亿元。

  富安达增强收益C虽为债券型基金,但仍少量配置了部分股票,其股票占比约在20%左右。

今年三季度,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神马股份、恒为科技、华灿光电、泸州老窖、华测检测、韦尔股份、中航飞机、坤彩科技、海螺水泥、伊力特。

今年来无论配置何种板块都躲不过下跌命运,而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持仓占比合计为15.45%,也是导致该基金业绩排名靠后的原因之一。

  富安达增强收益C的现任基金经理是李飞,李飞自2013年8月27日管理该基金至今,长达5年又125天,但其任职回报仅为-6.74%。

李飞历任上海技术应用技术学院财政经济系教师、聚源数据有限责任公司研究发展中心项目经理、国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投资研究部高级宏观债券研究员、金元惠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部基金经理,现任富安达基金经理、公司固定收益部副总监(主持工作)、投资管理部总监助理(主持工作)。

  前海开源可转债则代表了可转债基金今年的颓势,数据显示,该基金今年业绩跌幅达8.60%。

从前三季度的季报看,尽管其股票资产占比不到10%,债券资产占到80%以上,但仍然无济于事。

  在一季报里,基金经理表示:“在一季度重点配置转债估值水平合理,对应正股基本面扎实、成长性良好的偏股型和平衡型转债(EB);考虑到股票市场一季度不确定性较强,降低股票仓位至空仓。

”但这一时期,该基金净值还是亏损了1.473%。

此后,转债的表现随正股持续不佳,而增加的股票仓位也同样让人失望。

  从前海开源可转债的基金经理资料看,其管理者为石峰。

历任野村证券固定资产交易和销售部的数量分析师,铂金鼎盾基金投资部的量化投资策略师。

2015年加盟前海开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现任公司投资副总监。

  但让人意外的是,石峰在前海开源担任基金经理的时间仅有157天,这期间管理的前海开源可转债业绩回报为-7.19%。

  展望2019年一季度,平安基金表示,信用债系统性投资机会在逐步减少,赚钱机会将来自于对期限、品种(行业)、杠杆的合理把握。

近期因跨年导致资金紧张,一年期短期限品种出现明显调整,但随着跨年结束,有望出现明显修复,具备投资价值。

  逆周期调节背景下,地方债发行有望增多,城投企业融资环境可能改善,城投债有估值修复需求,具备相对价值;跨年之后,资金成本大概率维持低位,信用债套息空间依然良好,具备杠杆价值;未来随着宽信用效果逐步显现,信用利差可能压缩,关注中等资质债券的修复性机会。

  长盛基金认为,目前短端利率已处于较低水平,下行空间有限,期限利差处于偏高位置,中长久期利率债具备配置价值;去杠杆是影响经济走势的重要变量,2019年可结合社融增速走势择机把握利率债的交易性机会。

  而在信用债方面,长盛基金则认为信用债久期风险低于信用风险,高等级的中长久期品种存在配置价值;从历史中位数来看,信用债收益率和信用利差均处于中位数下方,高票息资产关注度提升,错位定价的中低等级个券投资机会值得发掘。

  对于2018年悲催的转债市场,长盛基金认为,展望2019年,结合转债绝对价位及估值均已接近历史底部,下修案例预计继续增加,转债安全性明显提高,其“退可守”特性有望获市场重视,左侧布局配置是主线。

但是,由于短期内权益市场缺乏清晰的上涨触发剂,对交易性机会仍需谨慎。